2014/7/4

【雲林斗六】林韋聰 part1

農友林韋聰,雲科大畢業後,在鄉下經營補習班,正當事業如日中天時,種田六十多年的父親突然倒下,讓本來對農業一竅不通的他,從父親手上接下慣行的農田,在嘉南平原慣行農法、慣行心態中孤軍奮戰,慢慢地一步步走向友善環境農業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「沒有抽菸的父親竟然會得肺癌!」韋聰說,這是他痛定思痛,決心放棄村子裡農民視如珍寶的農藥。要走一條不用農藥的路。於是韋聰成為他們村子裡,第一位不使用農藥、除草劑的農民。



只是,一望無際的雲嘉南平原,不知道是誰硬性規定的,但大家都乖乖遵守: 一期稻作要撒四次肥料,定期噴灑農藥,等待育苗場插秧,等待收割機收割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……。乖乖遵守規定的村民們,不理解韋聰的行為;為什麼不用除草劑?為什麼不大量施用化學肥料?為什麼要與眾不同?於是,他們刻意排擠韋聰的工作,聚在田邊閒言閒語,甚至經常跟媽媽告狀,說他兒子讓草都長到別人的田裡,根本是亂搞!甚至,消極排擠韋聰,不但不租借農機具給他,韋聰甚至抱怨,連他要花錢僱工,村子裡的人也不願意來幫忙。

孝順的韋聰不忍媽媽遭受訕笑,卻也不肯放棄擇善固執。於是他四處尋求協助,想找到可以獨立操作,不影響周邊田地的耕作法。在一些人的建議下,當時他別無選擇地搭起網室種下雪蜜棗、南瓜、四季豆.......,並且聽從建議,果園全面蓋上蓋上抑草席,抑制雜草。


就這樣,韋聰暫時建立一個他自己可以獨立作業的濃園,大概有5分地。剛開始,白天仍在補習班工作的他,只有清晨或晚上才有時間到田裡。這個時間韋聰帶著頭燈到果園裡抓蟲,沒有鄰近農田叔伯鄙視的眼神,夜晚的涼爽反而讓他輕鬆且甘之如飴。慢慢地,越來越熟悉農務工作,也因為工作時間實在太長,於是他漸漸放下補習班的工作,全心放在農園。並且把剩下來的時間留給他最寶貝的兩個女兒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偶然機會韋聰從報紙上認識好食機,探訪後我們建議他改變一些作法。我們建議他,首先試著把抑草席打開,因為抑草席讓草長不出來,連帶地不利果園生態的平衡,另方面,抑草席也會破壞土壤微生物的生存、並且土壤會逐漸岩化,失去活力,最終只能靠不斷外部添加的肥料讓果樹成長,長時間下來這塊土地就壞死了。

我們發現他在園子裡有圈養一批雞,於是建議他,可以把雞放出來,一方面,農家常見這種高密度開放式圈養,其實是很危險的,放出來降低密度可以避免一些原有集約飼養的風險,加上既有的網室可以保護雞隻免於野狗等等威脅,是相對安全的放養環境。雞隻在果園裡則幫忙抑制雜草數量,還可以幫忙吃蟲,同時,雞的糞便為果樹蔬菜施肥。另方面,販售雞肉雖可增添收入,降低轉做友善環境的壓力,但為了確保他雞肉品質安全,我們允諾協助到做後端屠宰、檢驗和冷凍包裝的處理……


行動派的韋聰思考過後,接受了建議,嘗試改變。在今年初,他開始嘗試把打開果園裡部分的抑草席,畫出一區把原來圈養的雞放出來(一分地低於100隻的數量)。這些小雞都是種雞場抓回來養(一週齡內抓回來養),飼養期間沒有使用藥物(疫苗則是看種雞場規定施打),中雞之後,停止餵食包裝飼料,每周到附近碾米廠買碎米、米糠,加上農園中生意盎然的雜草、掉落下的瓜果,還有專門種給雞吃的高麗菜、油菜和玉米!



看看這些聰明的落跑雞,平時都躲在棗子樹下乘涼,一看到主人就狂奔過水溝而來(超激動!!)..........除了雞隻快樂成長外,韋聰發現棗子樹的蟲害也減少了許多~~真是聰明的「果雞共生」!為了要除草而養雞,自然造就沒有抗生素、藥物殘留,也不吃基改飼料的土雞。即將結實的棗子樹,也因土雞存在更加健康茁壯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** 雞隻屠宰包裝,目前是運送至高雄鳳山合格屠宰場屠宰,
屠宰後以-20度冷凍車運送包裝場進行真空包裝與冷凍。

video


韋聰說,今年的實驗非常成功,他接下來會將果園的抑草席打開一半,並且,那半邊的果樹也停止施肥。如果穩定,他願意朝向全面不用抑草席,以更自然的農法循環式的果園。這樣的理想,社區菜市長當然義不容辭相挺到底!